安全、快捷、贴心的东莞搬家公司

塘厦搬家公司 | 黄江搬家公司
樟木头搬家公司 | 常平搬家公司

  东莞搬家公司|凤岗搬家公司
  清溪搬家公司|横沥搬家公司
  桥头搬家公司|大朗搬家公司
  
谢岗搬家公司|大岭山搬家公司
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服务项目 工程案例 运输车队 搬家搬厂 搬家常识 行业动态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服务项目
搬家服务
长短途物流、搬厂、搬写字楼、卸货柜、搬钢琴。
搬厂服务
专业搬厂、搬机器、吊装、重型设备移位、上楼、下地下室。
空调服务
专业空调技工、提供空调拆装、维修、加雪种清洗、保养。
安装维修
专业开琐、装锁,安装维修各种电器、水电安装维修装修等。
清洁服务
专业清洁钟点工、清洗地毯、疏通下水道服务。货车出租--长短途运输、货物装卸、整理仓库。
回收服务
办公用品:复印机、办公屏风卡位空调、冰箱、电视.公司承诺顾客至上 信誉第一 您的满意是我们的追求!

常平搬家公司-如今队伍中也有大学生搬家的身影


以往提到搬家公司的员工们,很多人心里都会想到的是外地的农民工。如今,大学生也当起了搬家工!再我常平搬家公司 里面近几年学生搬运工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,这其中主要包括一些农村来的孩子比较能吃苦,搬家一次点现钱给他们。这也算是东莞搬家公司为社会做的一点贡献。

 放弃, 还是坚持?在武汉最热的暑期中,高李想和他的学生工友们,在纠结中熬过了一个多月。 8月11日,周六,清晨5点40分,天刚透亮,阴天。高李想梦中惊醒。他踹醒身旁的周喻、周小宁:“快起床,要出工了。”5分钟后,他们拿着两个馒头,爬上了启动的厢式货车车厢。这天,他们要帮客户把家从青山的武东二村搬到武汉大学附近。高李想今年考上研究生,而他的搭档周喻和周小宁,则是在读的大二学生。他们都是农家子弟,急需钱来贴补生活费。这个暑假,他们选择了工资稍高却又苦又累的搬家工。研究生搬家工掌心结满老茧清晨6点,暗淡的封闭式货车车厢,高李想、周喻和周小宁席地而坐。高李想,24岁,戴着眼镜,黑瘦,但很精壮。“给你看看我的肌肉。”高李想有些骄傲,他敞开工作服展示当搬家工的成就:一鼓劲,显露胸肌和6块腹肌。从青山厂前村出发,20分钟的颠簸,货车驶进武东二村。户主杜奇早已等候在门口。“东西都打好了包,先搬床,再搬其他东西。”叠起4块笨重床板,半蹲、弯腰、低头,高李想双手向后抓住,用力往前一拉,4块床板整体压在背上,他轻松起身走了出去。 “宁可多拿点东西,少跑趟。”高李想说,这是搬家工的基本原则,这样能节约时间,也能节省体力。30分钟后,需搬运的物品,仅剩下了一些小件。高李想拿来一个大背篓,他将衣架、易碎的小玻璃茶几等放了进去。尽管背上负重100多斤,但他的双手也没闲着,下楼走顺手拎起了用塑料绳打包的盒子。盒子很重,细细的塑料绳,勒在手心,高李想似乎感觉不到疼痛。他伸出手掌,掌心10多个厚厚的老茧,让原本握笔的纤细双手变得异常粗糙,“刚开始搬东西,手心就起泡,疼得不能握拳,只能用拇指和食指夹住筷子吃饭。泡破了就起茧,一个月,老茧也蜕了长,长了蜕。” 饱尝艰辛只为父母减负担高李想,随州高新村人,父母都是农民。今年随州大旱,高李想家的鱼塘干涸,水稻绝收,损失不小。 “父母身体不好,勉强维持哥哥和我的学费。”高李想说,每到年关,家里就没了积蓄,生活总是很拮据。在河北理工大学读本科时,高李想就当过超市收银员、发过传单,他几乎靠兼职读完了大学。 6月底,高李想帮父母摘完油桃、干完农活后就来到了武汉。此前不久,他刚刚收到了桂林理工大学旅游专业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。 “现在读研了,但今年的生活费还是个问题。”高李想说,他出来打工就是要挣些学费和生活费,另外还能锻炼自己。 7月初,80名大学生应聘蚂蚁搬运公司当搬家工,高李想是其中一员。“公司说一个月能挣1800到3000元,还包吃包住。”他说,相比其他工作,这里的工资要高些,“辛苦一点无所谓。” 高李想有自己的10年规划,“毕业了,我先干5年导游,等我积累了人脉和资金,然后就经营属于自己的生意。”他说,在做搬家工的日子里,每当他十分疲惫想放弃的时候,“理想”一直在激励着他坚持。相似的家庭背景,高李想和周喻成了要好的朋友。周喻,22岁,仙桃张沟镇人,华中科技大学武昌分校大二学生。“一家靠10亩地生活,但父亲患痨病,根本无力承担我一年1.5万元的学费。”周喻说,他一直很愧疚,觉得很没用,因为他的生活费全靠打工的妹妹资助。周喻盘算着:“一个月赚2000元,两个月就可挣到一学期的生活费。” “很享受不背东西下楼的感觉” 早晨7点,青山的街道,只有依稀的行人。货车驶往武汉大学附近。车厢里堆满了物品,仅留车尾站脚的地方。高李想、周喻、周小宁,顺势倚着车厢角落站着,身上的工作服被汗水浸透了。风透过车厢的缝隙灌了进来,大约个把小时,他们的衣服就被吹干了。杜奇的新家,在武汉大学附近的一个老小区,7楼,没有电梯。想想这些,高李想心里有些打鼓:“5层楼是我体力的一道坎。一次性爬5楼,可以一口气上;超过5楼,每爬一个台阶都很难。” 大背篓依然沉重,高李想的双手还是没闲着。他再度弯腰,抱起满满一蛇皮袋书,身体努力前倾,腰几乎弯成了90°,一步一步,艰难地爬向7楼。脸上的汗珠,啪啪地砸在楼梯上。 “过了5楼,我就开始数楼梯,数完了13个台阶,就又上了一层楼。”爬上7层楼,高李想如释重负,涨红的脸开始泛白,“我享受不背东西下楼的感觉。” 持续一个小时的手提背扛,杜奇的物品完好无损地搬进了新家,高李想说:“内裤都被汗湿了。” 挥汗如雨一天能喝15斤水听说给自己搬家的是大学生,这让30多岁的杜奇感叹不已:“他们能吃这个苦,很不容易。”杜奇的母亲龚女士,连忙跑去买来了10瓶水。 “我们经常碰到客户请我们喝水。”周喻说,每一次出工,他们担心的就是没水喝,尤其是酷热的天气。拧开瓶盖,咕咚咕咚,高李想一口气就把一瓶水喝了个精光。高李想庆幸这天是个阴天。他说,7月6日,他开工的第一天,武汉气温37℃。这一天他搬了三家,脱下外套可以拧出水来。1.5升一瓶的纯净水,他一天可以喝5瓶。武汉蚂蚁搬运公司总经理徐梓力说,每年夏季是搬运业务高峰期,包吃包住,月工资2000多元,但搬运劳动强度大,一般人不愿干,大学生的加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“招工难”问题。今年,应聘武汉蚂蚁搬运公司的学生有80人,坚持到现在的仅剩7名大学生及一名中专生。张怀明,是名从业14年的老搬家工,也是公司的主管。“搬家工劳动强度大,很多农民工都吃不了这个苦。”他说,每年的暑假,都有不少大学生来应聘当搬家工,可是,绝大部分人都坚持不下来。“有的还没开工就走了,有的刚出一趟工走了,还有的,上午入职,下午离职。” 高李想说,早在入职前,他就有了吃苦的心理准备,但没想到,这个苦确实超出了想像。其实,每一天,高李想都想离职,“我不知道我能扛多久,实在扛不住了就走人。可是,每一次,我都告诉自己,要咬牙坚持。” 上午10点,收班。回去的路上,三人躺在脏兮兮的毛毯上,静静地睡着了。他们实在是太累了。 “高李想很踏实,体力好,不偷懒;周喻这孩子总偷偷地要活干,想多挣点钱。” 在张怀明的眼里,能留下来的8名学生,都是好样的。 8月9日,公司张榜公布7月份的工资单:高李想1635元;周喻1754元……高李想觉得很满足,“7月份只干了20天,就有这么多钱。” 高李想说,当搬家工的经历,非同寻常,带给自己一股精神力量,“也许对我来说,不会有别的工作比当搬家工更苦了。”(

 8月11日,周六,清晨5点40分,天刚透亮,阴天。高李想梦中惊醒。他踹醒身旁的周喻、周小宁:“快起床,要出工了。”5分钟后,他们拿着两个馒头,爬上了启动的厢式货车车厢。这天,他们要帮客户把家从青山的武东二村搬到武汉大学附近。高李想今年考上研究生,而他的搭档周喻和周小宁,则是在读的大二学生。他们都是农家子弟,急需钱来贴补生活费。这个暑假,他们选择了工资稍高却又苦又累的搬家工。研究生搬家工掌心结满老茧清晨6点,暗淡的封闭式货车车厢,高李想、周喻和周小宁席地而坐。高李想,24岁,戴着眼镜,黑瘦,但很精壮。“给你看看我的肌肉。”高李想有些骄傲,他敞开工作服展示当搬家工的成就:一鼓劲,显露胸肌和6块腹肌。从青山厂前村出发,20分钟的颠簸,货车驶进武东二村。户主杜奇早已等候在门口。“东西都打好了包,先搬床,再搬其他东西。”叠起4块笨重床板,半蹲、弯腰、低头,高李想双手向后抓住,用力往前一拉,4块床板整体压在背上,他轻松起身走了出去。 “宁可多拿点东西,少跑趟。”高李想说,这是搬家工的基本原则,这样能节约时间,也能节省体力。30分钟后,需搬运的物品,仅剩下了一些小件。高李想拿来一个大背篓,他将衣架、易碎的小玻璃茶几等放了进去。尽管背上负重100多斤,但他的双手也没闲着,下楼走顺手拎起了用塑料绳打包的盒子。盒子很重,细细的塑料绳,勒在手心,高李想似乎感觉不到疼痛。他伸出手掌,掌心10多个厚厚的老茧,让原本握笔的纤细双手变得异常粗糙,“刚开始搬东西,手心就起泡,疼得不能握拳,只能用拇指和食指夹住筷子吃饭。泡破了就起茧,一个月,老茧也蜕了长,长了蜕。” 饱尝艰辛只为父母减负担高李想,随州高新村人,父母都是农民。今年随州大旱,高李想家的鱼塘干涸,水稻绝收,损失不小。 “父母身体不好,勉强维持哥哥和我的学费。”高李想说,每到年关,家里就没了积蓄,生活总是很拮据。在河北理工大学读本科时,高李想就当过超市收银员、发过传单,他几乎靠兼职读完了大学。 6月底,高李想帮父母摘完油桃、干完农活后就来到了武汉。此前不久,他刚刚收到了桂林理工大学旅游专业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。 “现在读研了,但今年的生活费还是个问题。”高李想说,他出来打工就是要挣些学费和生活费,另外还能锻炼自己。 7月初,80名大学生应聘蚂蚁搬运公司当搬家工,高李想是其中一员。“公司说一个月能挣1800到3000元,还包吃包住。”他说,相比其他工作,这里的工资要高些,“辛苦一点无所谓。” 高李想有自己的10年规划,“毕业了,我先干5年导游,等我积累了人脉和资金,然后就经营属于自己的生意。”他说,在做搬家工的日子里,每当他十分疲惫想放弃的时候,“理想”一直在激励着他坚持。相似的家庭背景,高李想和周喻成了要好的朋友。周喻,22岁,仙桃张沟镇人,华中科技大学武昌分校大二学生。“一家靠10亩地生活,但父亲患痨病,根本无力承担我一年1.5万元的学费。”周喻说,他一直很愧疚,觉得很没用,因为他的生活费全靠打工的妹妹资助。周喻盘算着:“一个月赚2000元,两个月就可挣到一学期的生活费。” “很享受不背东西下楼的感觉” 早晨7点,青山的街道,只有依稀的行人。货车驶往武汉大学附近。车厢里堆满了物品,仅留车尾站脚的地方。高李想、周喻、周小宁,顺势倚着车厢角落站着,身上的工作服被汗水浸透了。风透过车厢的缝隙灌了进来,大约个把小时,他们的衣服就被吹干了。杜奇的新家,在武汉大学附近的一个老小区,7楼,没有电梯。想想这些,高李想心里有些打鼓:“5层楼是我体力的一道坎。一次性爬5楼,可以一口气上;超过5楼,每爬一个台阶都很难。” 大背篓依然沉重,高李想的双手还是没闲着。他再度弯腰,抱起满满一蛇皮袋书,身体努力前倾,腰几乎弯成了90°,一步一步,艰难地爬向7楼。脸上的汗珠,啪啪地砸在楼梯上。 “过了5楼,我就开始数楼梯,数完了13个台阶,就又上了一层楼。”爬上7层楼,高李想如释重负,涨红的脸开始泛白,“我享受不背东西下楼的感觉。” 持续一个小时的手提背扛,杜奇的物品完好无损地搬进了新家,高李想说:“内裤都被汗湿了。” 挥汗如雨一天能喝15斤水听说给自己搬家的是大学生,这让30多岁的杜奇感叹不已:“他们能吃这个苦,很不容易。”杜奇的母亲龚女士,连忙跑去买来了10瓶水。 “我们经常碰到客户请我们喝水。”周喻说,每一次出工,他们担心的就是没水喝,尤其是酷热的天气。拧开瓶盖,咕咚咕咚,高李想一口气就把一瓶水喝了个精光。高李想庆幸这天是个阴天。他说,7月6日,他开工的第一天,武汉气温37℃。这一天他搬了三家,脱下外套可以拧出水来。1.5升一瓶的纯净水,他一天可以喝5瓶。武汉蚂蚁搬运公司总经理徐梓力说,每年夏季是搬运业务高峰期,包吃包住,月工资2000多元,但搬运劳动强度大,一般人不愿干,大学生的加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“招工难”问题。今年,应聘武汉蚂蚁搬运公司的学生有80人,坚持到现在的仅剩7名大学生及一名中专生。张怀明,是名从业14年的老搬家工,也是公司的主管。“搬家工劳动强度大,很多农民工都吃不了这个苦。”他说,每年的暑假,都有不少大学生来应聘当搬家工,可是,绝大部分人都坚持不下来。“有的还没开工就走了,有的刚出一趟工走了,还有的,上午入职,下午离职。” 高李想说,早在入职前,他就有了吃苦的心理准备,但没想到,这个苦确实超出了想像。其实,每一天,高李想都想离职,“我不知道我能扛多久,实在扛不住了就走人。可是,每一次,我都告诉自己,要咬牙坚持。” 上午10点,收班。回去的路上,三人躺在脏兮兮的毛毯上,静静地睡着了。他们实在是太累了。 “高李想很踏实,体力好,不偷懒;周喻这孩子总偷偷地要活干,想多挣点钱。” 在张怀明的眼里,能留下来的8名学生,都是好样的。 8月9日,公司张榜公布7月份的工资单:高李想1635元;周喻1754元……高李想觉得很满足,“7月份只干了20天,就有这么多钱。” 高李想说,当搬家工的经历,非同寻常,带给自己一股精神力量,“也许对我来说,不会有别的工作比当搬家工更苦了。

 

信息来源:常平搬家公司     转载请注明东莞市好百年搬家公司

[返回]   

东莞市好百年搬家公司版权所有@ Copyright 2010 访问量:【百度统计备案号:粤ICP备17116668号-1
地址:东莞市塘厦镇石潭布裕民街 电话:0769-87997116手机:13686090919 联系人:王先生 刘小姐 技术支持:东莞网站建设
*本网站中所涉及资料均属于东莞市好百年搬家公司www.hbnbj.com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* [后台管理] bmap gmap
东莞搬家公司|塘厦搬家公司|凤岗搬家公司|清溪搬家公司|横沥搬家公司|常平搬家公司|桥头搬家公司|黄江搬家公司|大朗搬家公司|企石搬家公司
石排搬家公司|樟木头搬家公司|东坑搬家公司|虎门搬家公司|大岭山搬家公司|谢岗搬家公司|寮步搬家公司|莞城搬家公司|东城搬家公司|深圳搬家公司

关闭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